減肥簡直是文明國" />
網站首頁  -  減肥瘦身館  -  醫學減肥  -  [閱讀文章]

[吳淡如] 減肥的領悟

減肥簡直是文明國家的全民運動。 對「減肥」的反應, 完全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。

原來我也該減肥了。
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和胖沾上邊。這就跟我們都知道人一定會老,卻很少注意到自己正在老;明明知道新陳代謝會慢慢變差,卻沒想到自己會胖。

其實,警訊老早就出現過,只是當時我「人在福中不知福」--應該說是人在發福中不知發福,并未讀出它的含意。

首先是,好多人善意的告訴我:「哇,你本人沒有屏幕上那麼胖嘛!」
我還會沾沾自喜,說:「對啊,每個人在屏幕上都會多五公斤!」
有一次借某健身中心開記者會時,我試穿該中心提供的緊身衣,竟然發現鏡中的自己像個被棉繩綁好的湖州粽子(我的形容不算夸張,湖州粽子至少還是長條形的),我還抱怨該中心提供的正常尺寸太小,誰穿得下?在超精敏的儀器下一量,天哪,「不會吧!」我大驚失色:「你們是不是為了騙大家來健身,所以故意用體重計陷害我?」不只如此,我的體脂肪高達二十八(正常應該在二十四以下),而新陳代謝的速率只有正常的一半!

我已稍有警惕。因為,就算體重計騙人,也不會騙得這麼離譜。可是還是不相信自己會這麼胖。開玩笑,我上大學時只有叁十八公斤,研究所畢業時只有二十叁腰呢,怎麼可能?

為什麼我變成月亮臉

然後,我開始抱怨大家都不會照相,明明只有巴掌大,為什麼所有的攝影師都把我照得像月亮臉?
我也發現流行的衣服都不適合我穿。做得這麼小?賣給誰呀?
有朋友開始贊美我「珠圓玉潤」……一換季我又發現,上一季的衣服變小了,是縮水,還是保存不當?

我用來安慰自己的理由很多:「人生嘛,吃一餐少一餐,怎麼能不好好吃一頓!」「跟朋友吃飯時有人談減肥最掃興了!」「減肥是男性沙文主義的陰影作祟!
讀日本的漫畫家柴門文的雜文集,看到她對胖子的嘲笑話:「如果要我在胖女人和瘦女人之間選擇其一做朋友,我一定毫不猶豫選胖女人,胖女人因為意志力比較薄弱,因此憎恨也不會持續太久,你也沒辦法恨她,雖然有點邋遢,但也一定有可愛之處……」我還為她的巧妙比喻陰毒的笑了兩聲呢!就在此時,有一位記者打電話給我:「網友們看到你昨天上電視,在網上討論你是不是已經懷孕了?你想要辟謠嗎?」
我的媽喂。我當下臉上發青,心想,是誰故意造謠?忽而有個聲音告訴我:「原來你也是一個『昧於不自知』的家伙!」

每個人都有心理上的致命傷。我最不能接受的是:自己變成一個「沒有意志力」的家伙。我拖出了體重計,鎮重接受我已經超過標準體重的事實。

我立志做個很理性而健康的減肥人。我分析了所有的減肥方法,去除掉那些會有抗藥性、會瀉肚子的減肥藥,或投懶人所好而借機宰肥羊的減肥中心,也把道聽涂說的千百種方法去掉,最後我還是采用中醫針炙減肥,同時勤加配合運動--運動是未雨綢繆,可不能提早變成一個皮松肉垮、「背面一朵花、正面嚇死他」的老太婆!

針炙并不輕松,還要配合飲食控制,不能吃的東西比能吃的東西多。就沖著「沒有意志力」的威脅,我在兩個月中瘦了六公斤。最重要的是,我讓體脂肪回歸正常標準。精神更好,失眠的狀況也誤打誤撞的不藥而愈。之後我就很有自制力(其實是如獲大赦)的停止減肥。

有自制力才能減肥

沒有自制力的人,也很容易減上了癮,因過度減肥成了厭食癥、或把終身健康送掉而送命者時有所聞,那是劃不來的。

我想我算是個有意志力的人。因為企圖跟著我減肥的朋友很多,失敗的比成功的多很多。如果你也想如法炮制,請務必找合格醫師。

當前,減肥簡直是文明國家的全民運動。我努力觀察曾走在這條路上的人,發現我們對「減肥」的反應,完全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:
明明不喜歡胖,體重漸增卻不承認,屬最容易自我寬恕的性格,也必常找理由唐塞自己的缺點。

已經低於標準體重,皮包骨了,還要減,自信心非常薄弱。人生問題必然不在體重。一再立志減肥而失敗,意志力絕對不堅強。
完全放縱食欲的大胃王,必有某方面的嚴重壓抑。

我不認為瘦就是美,但每個人都有他自認為「活得比較輕松」的體重。有些人的體重,其實出自遺傳。但我也很佩服完全接受自己體重的人。最近影劇圈的「粉紅豬」鍾欣凌,出了一本有關她成長史的書,我讀了深受感動:從小就是清秀胖佳人的她,實在不能接受別人異樣眼光,好像胖就不是人似的,經歷各種減肥的痛苦,她終於決定,不再怕不再閃,狠心與胖共存,接受自己的胖,還以胖闖出了她的名號。她伶俐的口才與精采的表演使人人眼睛一亮,大家在欣賞她的同時,也接受她可愛的胖。

她的體悟,真誠感人。如果天生注定是楊玉環,確實就不該學趙飛燕。
有一回看到半年前自己主持的節目重播,我瞪大了眼睛--天哪,以前我還真是小腹突出、一臉渾圓、身材蠻強壯的嘛,怎麼當初沒發現呢?

真是「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」!
只有自制力是肥胖的「天敵」!